您所在的位置:大玩家网站首页 > 法律知识

西方不承认克里米亚独立 法理始于不承认伪满洲国-大玩家网站

发布时间:2014年04月04日    阅读次数:737      
分享到:

一个政治体只有获得大多国家承认,才能被普遍认为是国际法意义上的“国家”。这一原则始于美国不承认满洲国建立,史称“史汀生主义”。大部分国家虽然当时无法改变日本占领东北的事实,但是可以不承认伪满洲国,其只获得德国,日本,苏联等极少数国家承认,成为国际黑户。

 

联大表决克里米亚公投无效 违反国际法

不能改变克已独立现实仍有法律意义

随着316日公投的如期举行,近期的舆论热点乌克兰-克里米亚的剧情进入全新一季:克里米亚完成“公投”并以闪电速度加入俄罗斯,在国际社会引来一片争议。

327日,联大召开全体会议并通过决议认为克里米亚的公投“无效”:“不能成为改变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市地位的基础”。在表决中,美英法德等100个国家投赞成票,俄罗斯、古巴、朝鲜、委内瑞拉等11个国家反对,中国、巴西、印度、南非、乌兹别克斯坦等58个国家弃权。

在当前国际法体系中,与贯彻“大国一致原则”、“五强否决权”的安理会决议不同,全体成员国不分大小强弱“一国一票”形成的的联大决议,既无法律效力也没有约束力,仅仅表明了目前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克里米亚“独立”并“入俄”的态度。国际社会不承认“公投”的态度,并不能改变克里米亚脱离乌克兰独立的现实,仅有国际法上的意义。

国际法不承认原则始于伪满洲国建立

美国不承认满洲国 史称史汀生主义

从法律角度来讲,国际法只是一系列条约、国际惯例、一般法律原则的总和,并无强制约束力,尊重它,它就有效,反之亦然。“承认”是国际法的重要内容,一个政治实体是否具有“国格”,并无某个权威机构来决定,只能由国际社会中的其他国家各自决定。因此,一个政治实体只有获得大多国家的承认,才能被普遍认为是国际法意义上的“国家”。基于此,国际法的“不承认原则”就有着重要意义,这一原则来自于中国人很熟悉的一段往事。

1931 年“九一八”后,日本违反其为“国际联盟”会员国的义务,侵占中国东三省并扶植傀儡政权“满洲国”。193217日,美国国务卿史汀生照会中、日两国并发表声明,宣布美国不承认任何违反《国际联盟盟约》及巴黎《非战公约》的行为,因此不承认“满洲国”。这被称为“史汀生主义”。国联于同一年通过决议,正式采纳“史汀生主义”。最终,除了智利、萨尔瓦多、梵蒂冈这样微不足道的国家外,全世界只有纳粹德国、意大利、苏联以及日本一手扶植的汪伪政权、伪蒙政权、“自由印度临时政府”等寥寥数国或傀儡政权承认“满洲国”。

满洲国成国际法第一个黑户 遭到唾弃

“满洲国”是国际法中的第一个“黑户”,表明了国际社会对日本以武力手段践踏国际法、侵略他国的唾弃。战后世界美苏两级对抗,红白两种意识形态将世界撕成了两半,制造出一批新的“黑户”国家。

第二次世界大战从希特勒闪击波兰开始,二战结束时,流亡伦敦的波兰政府却很不幸地沦为了“黑户”。二战刚一爆发,波兰这个“凡尔赛的产物”就被纳粹和苏联根据《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协定》的密约联手灭亡,政府流亡伦敦。二战后期,苏联在波兰扶植起自己的代理人,并拒绝波兰流亡政府回国。按照雅尔塔会议的默契,西方认可了这一既成事实。二战结束后,原在伦敦的流亡政府虽然已得不到英美等西方大国的承认,却拒绝解散、拒绝承认苏联扶植的波兰人民共和国,并继续坚持原法统。在长期流亡岁月里,流亡政府仅得到爱尔兰,西班牙这两个同为天主教国家的承认以及散布在全球的大约15万波兰老兵和他们后裔的效忠,成了不折不扣的“黑户”。东欧剧变后,在新波兰第一任民选总统瓦文萨就职仪式上,最后一任流亡政府“总统”将象征波兰国家正统的国旗、1935年波兰宪法原本、总统与政府印信,总统绶带和旗帜等几样标志交给瓦文萨,象征着新波兰接过了流亡政府的法统,流亡多年的“黑户”终于复国成功。

战后东西方对抗产生诸多“黑户”国家

东西德南北韩长期对抗最终相互承认

在东西方对抗的大格局下,除了波兰流亡政府那种有家难回的“黑户”外,更常见的是一个国家被两强分治、红白对立的新政权彼此自认正统并指责对方是“黑户”,如东西德、南北朝鲜、南北越南。国际社会由此上演一幕幕悲喜剧。

战后四大国对战败国德国分区占领,在此基础上东西德先后成立。在长达20余年的时间里,两德均自认自己才是德国的合法代表并竞相指责对方是傀儡,并各自获得各自阵营的承认。直到1972年,两德宣告“外交休兵”并建立正常外交关系。次年,西方大国逐渐宣布承认东德,两德也一道加入联合国。这标志着战后两德长达二十余年“国格”争端正式结束,1990年,随着东欧剧变,两德终于统一。

南北朝鲜的“国格”争端之路的解决则要晚的多。二战结束后,美苏也分区占领了朝鲜南北两半并各自建国。南北两个朝鲜展开了几十年的外交战。直到1991年,南北两方同时加入联合国,两国不再相互否定,国际社会普遍承认两个朝鲜并存。两个越南的解决要快得多,1954年日内瓦和会后,越南也被分为南北两半。经十多年大规模战争后,南越战败垮台,北越完成武力统一,并得到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认可。南越流亡政府虽于1995年在美国成立,但从未得到像样的国际承认,是个彻底的“黑户”。

巴勒斯坦否认联大决策错失建国良机

二战后旧殖民体系陆续崩溃,一大批新国家诞生,但在世界上很多民族混居、宗教与部落矛盾错综复杂的地区,国界的确定掺杂了太多殖民者到来之前就长期存在的旧恨与殖民统治制造的新仇,这又使一批去殖民化的“国家”难以得到普遍承认。

巴勒斯坦是二战后去殖民化浪潮中的第一个“黑户”。1948年,英国对巴勒斯坦地区的委任统治结束,根据联合国决议,该地区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因分别独立建国,以色列如期建立,但巴勒斯坦国却因当地阿拉伯居民拒绝承认联大决议以及阿拉伯阵营的内讧而最终未能建立,阿拉伯人向以色列宣战并战败,以色列和周边的埃及、约旦趁机将联合国规定应建立巴勒斯坦国的土地陆续瓜分。但巴勒斯坦人从未放弃建国梦想。1964年,以独立建国为目的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成立,1974年,联合国接纳巴解为观察员实体,1988年,巴解宣布建立巴勒斯坦国,并得到阿拉伯世界和国际社会的陆续承认,但因为美国和以色列的反对,巴勒斯坦还在为“建国梦”奋斗。2012年第67届联合国大会终于给予巴勒斯坦以观察员国地位,从“观察员实体”到“观察员国”,标志着巴勒斯坦向最终“建国”的目标前进了一大步。

土耳其出兵塞浦路斯建北塞未获承认

西撒哈拉是另一个著名的国际“黑户”,西撒哈拉位于非洲西北部,与摩洛哥、毛里塔尼亚、阿尔及利亚三国相邻。在世界地图上,该地区和克什米尔一样,被标为代表地位未定的白色。西撒是前西班牙殖民地,但其三个邻国反对西班牙的殖民统治。1975年西班牙宣布撤离西撒后,摩洛哥、毛里塔尼亚与阿尔及利亚支持的西撒哈拉人民解放阵线发生武装冲突。1979年,毛里塔尼亚退出争斗,坚持认为西撒为其领土一部分的摩洛哥与西撒解阵的冲突持续多年,摩洛哥控制了西撒四分之三以上的领土,西撒解阵控制下的剩余领土宣布建国,仅得到部分国家承认。1991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监督双方停火并筹备组织全民公投以决定西撒未来地位。但由于西撒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低的国家之一,飘忽不定的游牧部落在热带沙漠上往来迁徙,很难确定其到底是西撒还是摩洛哥居民,双方在选民资格等问题上分歧严重,公投至今未能举行。目前,全世界只有47个国家承认西撒哈拉的独立国家地位。

北塞浦路斯是非殖民时代出现的另一个黑户。塞浦路斯本来以信奉基督教的希腊居民为主,16世纪奥斯曼帝国征服塞浦路斯,大批信奉伊斯兰教的土耳其人移民至此,岛上希土居民的比例大致为8:21878年,英国从奥斯曼帝国手中获得塞浦路斯,1960年,随着全球民族解放运动的大潮,塞浦路斯独立建国,占人口多数的希腊族占有优势,两族矛盾逐渐激化。1974年塞浦路斯发生政变,土耳其借机出兵塞浦路斯并占领其北部三分之一的领土。次年,北塞的土耳其族宣布建国。北塞迄今为止尚未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只有土耳其一国承认。联合国多次斡旋塞浦路斯问题,但至今没有结果。

科索沃经联合国托管 多国监督公投独立

经过三次选举已有104国承认科索沃独立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随着又一个大帝国崩溃,作为帝国后遗症的症状之一,行政意义的边界划分和居民实际分布情况不符,导致一批新出现的政治实体成为国际社会的新“黑户”。前南斯拉夫的科索沃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个。

科索沃原是塞尔维亚的一个自治省,200万人口中的九成是阿尔巴尼亚族。自1999年科索沃战争以来,科索沃名义上虽然还属于塞尔维亚,实则由联合国管辖,反对科索沃独立的俄罗斯及俄军维和部队也作为联合国的一部分参与对科索沃的管辖。自从被联合国托管以来,到2007年为止,科索沃举行过三次议会和地方选举。2007年第三次选举产生的科索沃议会于2008年单方面宣布脱离塞尔维亚独立,俄罗斯对此表示坚决反对,但不少国家陆续对科索沃独立建国表示承认。截止到去年,科索沃已获得了104个国家的正式承认,但其还未被联合国接纳,科索沃能否最终摆脱“黑户”身份,尚为未知数。

前苏联还有四大黑户 未获国际普遍承认

科索沃在包括俄罗斯在内的联合国框架监督下,历时数年多次举行地方选举产生地方议会,并最终宣布独立,这与克里米亚仓促之间单方面宣布举行的缺乏透明度的“公投”截然不同。科索沃相对透明的选举都未能“脱黑”,前苏联地区几个不那么著名的“黑户”就黑的更彻底了。在前苏联范围内,德涅斯特河左岸共和国与格鲁吉亚的阿布哈兹、南奥塞梯以及阿塞拜疆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并称为前苏联四大飞地,这四个地区作为事实独立的政治实体,虽然彼此互相承认,也得到俄罗斯等屈指可数几个国家的认可,但不被国际社会普遍承认,相关地区局势一直紧张。

结语

与德左共和国等这四个“黑户”不同的是,克里米亚在“公投”独立后旋即宣布加入俄罗斯,俄罗斯也立即表示“笑纳”,虽然国际社会并不认可,但对笃信“陆海军是俄罗斯最忠实盟友”的俄罗斯来说,国际社会这点不疼不痒的“吆喝”还真看不在眼里。但西方制裁下,俄罗斯本就前景不妙的经济可能愈发下行,届时西方的制裁能否真产生效果还未为可知。未来克里米亚的入俄能否最终获得国际认可,还需拭目以待。

参考资料

国际法(沼津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

从东欧到新欧洲:20年转轨再回首 金雁著,北京大学出版社

中东战争全史  (日)田上四郎   解放军出版社

《列国志 毛里塔尼亚 西撒哈拉》  作者:李广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上一篇:并购操作时应当注意的问题 下一篇:武汉“还建房”价格便宜炙手可热 购房者需谨慎

相关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