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玩家网站首页 > 法律知识

ipo核查风暴触发对赌条款 券商直投被套7亿-大玩家网站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14日    阅读次数:4047      
分享到:

ipo核查风暴触发对赌条款 券商直投被套7亿

2013-04-13 参考:

赌局漩涡

本报记者 盛青红 广州报道

一场围绕ipo的赌局,筹码倾囊而出,很多人曾经美梦成真。

今时不同往日,ipo财务大核查让赌局变得惨烈。

素有“精准”之称的券商直投系pe这次也不得不急了。据记者对145家已披露招股书的拟上市企业进行统计,券商直投逾7亿元深陷ipo泥潭,其中国信弘盛和平安财智各有2个项目ipo梦碎。

ipo赌局中,最输不起的恐怕要数企业本身了。

“我现在急啊,如果10天内筹不到钱,公司就有可能不是我的了。”山东某筹划上市的企业老总陈青(化名)四处在融资。企业不能上市,投资方很着急。如果他在规定时间内融不到钱,就得按照当初的对赌协议回购股权。

券商直投被套

2009年,少数券商直投凭借9个月的超短融资上市周期和可观的投资回报率瞬间膨胀。当时,“直投”俨然成为券商一夜暴富的捷径。

“在不断延长的投资周期和持续下滑的回报率双重压力下,券商直投开始坐不住了。”国信证券一投行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事实上随着全民pe热潮冷却,不断涌入的券商直投就开始面临发展困境,而这场财务核查只是让困境更突出,爆发时间提前而已。

根据记者对145家已披露招股说明书的拟上市企业进行统计(以证监会43日公布的数据为参考,包括状态为终止和中止的企业),共有9家券商直投,涉及18个项目,金额逾7亿元,其中8家拟上市企业终止ipo1个项目处于“中止”状态。

20098月才成立的国元投资在2010年大手笔投资ipo项目,分别以16380万元和7512万元增资淮北矿业及福莱特光伏玻璃集团。因受光伏产业危机影响,福莱特光伏ipo进程处于“中止”状态。“现在光伏类企业,中止很可能就终止了。”上述国信证券投行人士称。与国元投资共同押宝淮北矿业的还有银河创投,斥资10920万元。目前淮北矿业仍处于在审状态。

而在ipo领域投资活跃的平安财智、国信弘盛和金石投资也遭遇投资尴尬。据记者统计,平安财智投资近亿元押宝湖南艾华、木森林、汇胜集团、西安未来国际信息ipo,其中2家企业ipo已经被否。国信弘盛投资的3个项目当中,也有2家终止ipo:河北联冠电极、河南裕华光伏新材料,4200万元身陷其中。金石投资的2700万元也难抽身,其投资的深圳市财富趋势终止ipo,并且面临盈利模式求变的难题。

广州某大型券商直投部门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也直言:“退出周期长、退出回报率低是必须直面的问题,现在需寻求新的业务模式。”

撤回或触发对赌

ipo被驳回,比券商直投,上市主体需要承受得更多。

山东拟上市企业老总陈青就属于“承受更多”行列。从2010年就谋划把公司推上的陈青准备在2013年递上ipo申请,却迎来了财务核查,被吓蒙在上市门口。

相当长时间里企业上市无望了,投资方急了,陈青更急。“我现在焦头烂额,必须在10天内筹到1亿元还给投资方,不然企业可能就不是我的了。”

当时陈青在引进投资者时,对于企业上市信心满满,与投资方签订了对赌协议,设置了关于强制出售权、大股东回购等对赌条款。

“只要钱能在10天内到账,我可以接受30%的融资成本。”陈青迫于无奈,只能饮鸩止渴。

与投资方签对赌协议已是公开的秘密。不过慑于证监会严令“ipo不得有对赌”,企业与投资方通常会在申报材料时承诺结束对赌。但目前的问题是,上百家企业倒在ipo冲刺线上,撤回材料后的企业与投资方的对赌协议是履行材料上的承诺“结束”还是继续生效?这对于企业也是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根据证监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43日,今年拟在上市企业撤材料的家数达到167家,这背后隐藏着不少pe与公司对赌的故事。

宣布“终止ipo”的陕西秦宝牧业就隐藏着一段对赌故事。招股书显示,2008年公司面临资金短缺瓶颈,新企创业投资企业出资认购公司2741万股,但提出了业绩对赌的出资条件,在双方签订的合同中设置了关于强制出售权、股权回购等对赌条款。

状态显示为“中止”的千禧之星身上也隐匿着对赌协议。2008年深圳盈信创业4200万元获得千禧之星3.5%的股权,但一年后,又因投资资金紧缺,以4459万元的价格将股权如数转让给千禧之星。媒体报道称,盈信创业是与千禧之星签了对赌协议,才能顺利将股权转让回去,不过收回的利息不足约定利率的一半。

前述广州大型券商直投人士对记者指出,167家拟上市企业材料被撤回,意味着曾经有过的对赌协议可能再生效,企业还款压力大。

陈青的故事或将不断上演。

上一篇:中国首例pe对赌案落槌 对赌协议合法有效 部分条款无效 下一篇:联发股份或遭强制清仓 股权质押信托再引关注

相关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