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天猫和淘宝,只能找杭州法院管辖?广州法院说不 交货地即履行地管辖-大玩家网站

中文 english

本所动态

起诉天猫和淘宝,只能找杭州法院管辖?广州法院说不 交货地即履行地管辖

  淘宝天猫一直坚持,要求其用户起诉时,必须向淘宝天猫所在地杭州的法院起诉。最近,这个主张遭到了广州法院的彻底否决。

  2014年8月15日,广州市中级法院驳回天猫的上诉,做出终审裁定:《淘宝用户协议》中关于争议管辖的条款,应视为对被上诉人无效的格式条款,原审法院广州市海珠区法院对案件具有管辖权。

  天猫暗设霸王条款:购销纠纷均需在杭州审理

  今年5月,广州知名打假人冯志波将天猫告上了法庭。

  随后,天猫就管辖权问题提出异议,认为受理法院广州市海珠区法院对该案没有管辖权。理由之一是:冯先生在注册天猫用户时,点击同意了《淘宝服务协议》,而协议中约定,当发生纠纷时,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为第一审管辖法院。因此,案件应移送杭州市余杭区法院审理。

  聚投诉记者查阅了《淘宝服务协议》,其中第九条中确实有上述内容:“一旦产生争议,您与淘宝平台的经营者均同意以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为第一审管辖法院。”

  《淘宝服务协议》是所有注册天猫、淘宝用户的网友都必须点击“同意”的一个协议,与之一起必须“同意”的还有《服务协议》。聚投诉发现,《服务协议》中也有类似的条款:“因本协议产生之争议,均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予以处理,并以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为第一审管辖法院。”

  淘宝天猫的买家们一直感到憋屈:这样的格式合同堪称霸王条款,无论买家是谁,无论在哪里,一旦产生争议,都要在天猫的地盘说理。

  原告冯志波说,大多数用户注册时都不会注意到这个条款。而由于有这个规定,来自全国各地的用户,考虑到路程、时间、以及费用等因素,大多数情况下都放弃起诉,最终不了了之。

  管辖权争议天猫两次被驳回

  天猫的这一要求,首先就被海珠区法院驳回。

  海珠区法院认为,虽然用户点击同意了《淘宝服务协议》,但被告没有证据证实已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原告注意,或按照原告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了说明,故该条款应视为对原告无效的格式条款。而由于收货地址即合同履行地在广州市海珠区,因此海珠区法院对案件有管辖权。

  天猫不服此裁定,随后向广州市中级法院上诉。

  2014年8月15日,广州中院做出的终审裁定,进一步阐述了天猫的霸王条款问题:天猫所提供的“同意《淘宝用户协议》”选项,已经默认为选定同意,同时上诉人没有对注册人直接明示上述条款的具体内容,并且在《淘宝用户协议》中,上诉人也没有通过合理而又明确的方式让注册人注意到该争议解决条款。本案中的协议管辖条款是夹在大量繁琐资讯中,使被上诉人难以注意到该格式条款的具体内容,故不能认定上诉人已经采取了合理方式提请被上诉人注意。

  其次,该协议管辖条款是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严重不合理的加重了消费者在管辖方面的负担。因为对广大消费者而言,网上购物的商品往往价格不高,但其住所地或合同旅行地往往与网站所有地相隔甚远。如果根据《淘宝用户协议》中关于协议管辖的规定,可能使得网站所在地以外的所有消费者负担大量额外的、相物价格明显不合理的差旅和时间花费,导致消费者的诉讼权利无法正常实现。

  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广州中院驳回天猫的上诉,裁定原审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天猫、淘宝主宰起诉受理法院的现象仍在持续

  在天猫管辖权争议的问题上,冯志波不是取得胜利的第一人。

  今年8月7日,在另一知名打假人陈见霞起诉天猫的案件中,广州中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9条规定(购销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对交货地点有约定的,以约定的交货地点为合同履行地;没有约定的,依交货方式确定合同履行地;依交货方式确定合同履行地,采用送货方式的,以货物送达地为合同履行地)作出裁定:交易的合同履行地在广州花都区,即原审法院辖区内,故原审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同样驳回了天猫的上诉。

  此前,这样的裁定少之又少。

  天猫对管辖权异议的上诉书中就有数据显示:因天猫所提供的服务导致针对天猫(通常作为第二被告)的诉讼,每年多达数百起,而99.5%的案件结果是天猫无需承担任何责任。

  今年9月,就有浙江宁海法院裁定将案件移送至杭州余杭法院审理的新闻。可见,天猫、淘宝主宰起诉受理法院的现象仍在持续,消费者与电商大亨在依法博弈的过程中仍处弱势地位。

  截止2014年10月15日,在21cn聚投诉平台针对淘宝天猫的集体投诉专题里,已有178条投诉。投诉人反馈已经解决的投诉只有10宗。聚投诉在新浪微博上转达给淘宝客服的投诉,绝大多数是石沉大海。

  漠视投诉的底气,跟上述涉及司法管辖权的霸王条款及其实际“战果”不无关系。

  冯志波、陈见霞的胜利,无疑为众多与天猫、淘宝依法博弈的消费者打了一剂强心针。广州法院驳回管辖权异议的裁定,能否在全国推广,为消费者踢开依法维权的拦路虎?

  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不得利用格式条款并借助技术手段强制交易。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内容的,其内容无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规定,“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9条规定,“购销合同的双方当事人在合同中对交货地点有约定的,以约定的交货地点为合同履行地;没有约定的,依交货方式确定合同履行地;采用送货方式的,以货物送达地为合同履行地;采用自提方式的,以提货地为合同履行地;代办托运或按木材、煤炭送货办法送货的,以货物发运地为合同履行地。”(来源:21cn聚投诉;文/潘俊珺)

仕科旸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cntslawfirm

上一篇:
下一篇:

荣誉与重大项目业绩

本所链接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