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机构与非金融机构委托理财合同的主体资格有什么不同-大玩家网站

中文 english

本所动态

金融机构与非金融机构委托理财合同的主体资格有什么不同

刘某某与瑞信公司委托理财合同纠纷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4)苏审三商申字第xxx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刘某某。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瑞信公司。

再审申请人刘某某因与被申请人瑞信公司委托理财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淮中民终字第xxx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刘某某申请再审称:原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根据”举重以明轻”的法律解释原则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案例,《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第二条、第一百二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对金融机构法人从事受托理财行为时必须具有相关资质的强制性规定,同样适用于非金融机构法人。瑞信公司作为非金融机构法人,与其签订属于特许经营范围的委托理财合同,根据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应当认定本案的委托理财合同无效。一审和二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请求对本案进行再审。

瑞信公司提交意见称:对于非金融机构法人受托理财,并无法律及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予以禁止。刘某某将其开设的证券账户委托瑞信公司理财,双方之间形成委托关系,该委托关系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属合法有效。刘某某要求返还财产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和二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刘某某的再审申请。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瑞信公司作为非金融机构法人与刘某某签订的委托理财合同的效力问题。1、从适用主体来看,证券法对金融机构法人从事受托理财行为时必须具备相关资质作了强制性规定,但没有相关法律及行政法规对非金融机构法人从事该类行为作出强制性规定。证券法对金融机构法人从事受托理财行为的资质规定不能类推适用于非金融机构法人。2、从合同内容来看,本案所涉委托理财合同是双方当事人自愿签订,且合同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3、从纠纷所涉领域来看,本案是市场领域平等主体的委托理财纠纷,根据市场运行中”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原则,一审和二审法院认定本案所涉委托理财合同为有效协议并无不当。4、从案例指导来看,刘某某主张最高人民法院2007年审理的上海民生投资有限公司与吉林省东力综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委托理财纠纷案的案例应当比照适用于本案,根据20101126日发布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案例指导工作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此前发布的指导性案例,符合指导性案例条件的,应当重新公布,没有在重新公布之列的,不再视为指导性案例。刘某某提出的案例并不在最高人民法院重新公布之列,原审法院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综上,刘某某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刘某某的再审申请。

 

上一篇:
下一篇:

荣誉与重大项目业绩

本所链接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