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玩家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宁波企业解散员工讨薪 老板称超4亿巨债无力还-大玩家网站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17日    阅读次数:1541      
分享到:

    中新网宁波7月17日电(记者何蒋勇 实习生林波 施冬)近日,网曝浙江省宁波市宇斯浦老板拖欠员工工资跑路。针对此事,中新网记者展开调查发现,目前该公司员工工资已发放到位,后续补偿将在两年内落实。环球宇斯浦控股集团董事长施继寿表示,公司负债超4亿,无能力偿还,宣布解散。

  17日,记者从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获悉,员工经济补偿问题已立案,将开通绿色通道进行处理,于下周在劳动仲裁院开庭。

网曝老板跑路工资没着落

  近日,有网友爆料,13日上午,宁波市鄞州区望春工业园区附近,鄞县大道与秋实路路口,宇斯浦员工举牌堵路,造成交通短暂拥堵。员工所举的牌子上写着:“宇斯浦公司破产,请公司按照劳动法赔偿员工应得的血汗钱,请政府给我们务工人主持公道!!!”据举牌员工控诉,工厂倒闭了,老板跑了,工人的工资和应得的赔偿均没有着落。

  据悉,举牌员工为宁波市环球宇斯浦电器有限公司的员工,该公司是环球宇斯浦控股集团的子公司。据环球宇斯浦控股集团的大玩家网站官网介绍,该公司旗下有宁波环球光电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市环球宇斯浦电器有限公司、宁波市宇斯浦置业有限公司等企业,现有员工2000余人。

  记者来到位于宁波市鄞州区望春工业园区的环球宇斯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环球宇斯浦电器有限公司,只见工厂大门紧闭,门后堵着一排用于承载设备的枕木。

  门卫看见陌生人进去也不阻拦,走进大门,人去楼空,地上充斥着各式纸张、集成电路以及零食垃圾等废弃物。记者看到一楼墙上挂着几个证书。其中一个证书是由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在2012年1月份颁发的《浙江省著名商标》,有效期为三年。

  记者来到四楼办公室,发现大多数房间里只剩下几把破旧椅子和超大型会议桌,几个人正在搬沙发和椅子,地上散乱着许多纸张,只有少数几个办公室里有人。

  宁波环球光电股份有限公司行政安全办公室主任唐元杰表示,环球宇斯浦控股集团董事长施继寿授权他处理相关事宜。他称,目前公司员工的工资已经发放到位,但是补偿费依然没有落实。

  而唐元杰则表示,企业解散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银行把国外打进来的资金冻结了,致使公司没有流动资金。他解释道,公司的资金流动是透明的,而银行一旦发现公司亏损厉害,就开始对公司的外来资金进行冻结。

管委会称工资已到位补偿未落实

  16日,宁波市鄞州区望春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主任严朝阳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 7月10日上午,宇斯浦控股集团旗下位于望春工业园区科创南路88号的宁波环球光电有限公司(注册在江东区)和宁波市环球宇斯浦电器有限公司突然宣布因生产经营困难,亏损严重,决定两公司解散,终止员工的劳动合同。

  据介绍,宁波环球光电有限公司员工工资发放至2013年7月10日前,员工的其他劳动权益未予兑现。因此造成该公司近200名员工于当日15时30分集体到望春工业园区管委会上访,员工情绪激动,堵塞楼道,阻止人员进入,强行进入管委会会议室、接待室,要求管委会承诺兑付,局面十分混乱。

  严朝阳表示,该公司董事长施继寿并未离开公司,在当日20时50分赶到望春工业园区管委会,随后由公司法定代表人、仲裁部门代表、公安部门代表、管委会领导及公司员工代表参加的多方会议在管委会内举行。

  会议上,该企业同意除已支付员工工资之外,其余员工的劳动权益在两年内全部兑现,并签署了的承诺书。公司董事长面对全体员工也给予了口头上的安抚和承诺,员工一一散去。

  7月13日,环球宇斯浦控股集团旗下的宁波市环球宇斯浦电器有限公司的员工听到解散的消息后,担心自己的工资问题,就堵在了马路上。严朝阳表示,“其实这天老板还在宁波,没有走,但是根本没有一个职工代表去找过他,他们直接到马路上去堵了。”

  随后,董事长施继寿迫于压力再次来到望春工业园区管委会,与职工代表进行谈判。严朝阳介绍道:“谈判很明确,就是当天下午宣布解散,当场把工资发好,7月13日下午把七月份的工资全部发掉了。”

  至于补偿问题,严朝阳表示由于职工不相信施继寿的承诺,于是双方就走法律程序,现在正在进行劳动仲裁。

  董事长称一无所有 负债超4亿

  15日,记者来到位于中农信大厦24楼宁波环球光电公司总部,前台没有人员登记。记者按门铃试图进入公司内部,却被工作人员拒之门外。他声称:“工厂解散是工厂的事,这里没解散,有事找董事长。”

  随后记者用手机联系了该公司董事长施继寿,但是电话无人接听,后来用公司前台座机打过去,电话终于接通。

  施继寿表示自2008年以后国家出口形势不好,工厂的销售业绩一步步往下走,工厂一直亏损,但仍在坚持,“到现在为止真的维持不下去了。”

  据施继寿介绍,公司欠了将近一个亿多的外债,银行大概超三个亿的负债,“总共加起来大概是4个亿,5个亿没有到一点。”

  他表示自己目前已经一无所有,自己的两套房子均已抵押给银行贷款,7万平方米的两个工厂也已抵押给银行,而所得贷款都用在了企业上面。“现在我这个钱还不出,银行即将把我的房子拍卖。”

  施继寿称,解散的两个工厂大概有四五百人。至于公司旗下的房地产公司,则是人不多,大概有二三十人,房地产生意还是挣了一些钱的,但是不多。

  针对目前状态,施继寿告诉记者:“企业的老板都不是老板,企业的老板都是罪人。”因为负债,自己的这个工厂送给别人也是没人要的。

仲裁院称已立案结果最快下周

  17日,宁波市鄞州区劳动人事仲裁院院长王伟伟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称:“此事已在昨天下午立案,司法局的援助律师也已联系好了。”

  据介绍,一般案件的正常处理时间为60天,但是针对群体性案件,仲裁院会开辟一个绿色通道,缩短处理时间,即不超过15天。

  据统计,宁波市环球宇斯浦电器有限公司涉及170人,宁波环球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涉及154人,总共有324人。王伟伟表示,目前两工厂受理员工的材料人数并没有齐全,仍然有几十个职工联系不到,如果以后联系到他们,也会开通绿色通道处理。

  按照程序,宁波环球光电股份有限公司和宁波市环球宇斯浦电器有限公司员工的补偿金案子将在下周开庭。

  据王伟伟介绍,鄞州区像此类因为解散、倒闭或破产而导致职工工资没发清或者补偿金没支付,需要通过劳动仲裁程序的企业不少。对此,宁波市鄞州区劳动仲裁局都是开设绿色通道,一般在15天以内处理好,到时候职工凭裁决书可以到法院执行。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1月至2013年6月,鄞州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共受理10人以上群体性案件96件,已全部结案,涉及劳动者3098人,共帮助劳动者追回劳动报酬、经济补偿金等共计2000余万元。

  与宁波其他县市区相比较,鄞州区发生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多的。王伟伟解释道,原因是多样的,首先鄞州区企业比较多,个体工商户加起来总共有七八万家,基数比较大;此外,鄞州区的企业类型大多是劳动密集型企业,跟海曙、江东、江北的商贸型性质不同;而且,企业内的劳动者的素质跟商贸型的素质也存在差异。

律师评论

    湖北仕科旸武汉律师事务所刘忠洲律师认为,企业解散清算或破产,在偿付清算或破产费用以及共益债务后,应优先保障员工工资、社保、补偿等员工债务得到偿付,其次才是其他债务。当企业处于困境时,可以考虑企业并购重组,引进战略投资者,如果企业有优质的资产、知识产权、人员或销售渠道且严重资不抵债,那么企业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可考虑对企业进行破产重整,借此进行债务重组,资产重组,业务重组,股权重组等,化解企业繁重的债务,给企业一次重生的机会,轻装前进。

上一篇:原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图) 下一篇:仕科旸武汉律师事务所正式接受武汉农民关于土地承包纠纷委托,维护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等合法权益

相关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