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玩家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武汉筹建“汉港合作示范区” 引香港金融服务业-大玩家网站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12日    阅读次数:1122      
分享到:

   程久龙 王新根2013-09-12 湖北仕科旸武汉律师事务所

 

    829日,在武汉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武汉市发改委副主任池少华透露,武汉正在学习深圳“前海”,计划在位于汉口的汉正街地区打造“汉港服务业示范区”,推进武汉与香港的服务业合作。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汉港服务业示范区”的筹建,将重点着力在引进香港的金融服务业。对于正在建设中部金融中心的武汉,效仿“前海”对接香港无疑是一个极具探索性的尝试。

但在现实层面,“汉港服务业示范区”的筹建工作,可谓挑战不小。相较于深圳毗邻香港,地处内陆的武汉缺少地缘优势。而在金融服务业的发展层次上,武汉与深圳差距明显。

更为不确定的因素,则是来自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深圳前海示范区从酝酿筹备到获批实施历时多年,其间在具体政策的细节上,中央与地方经过了反复博弈。多位武汉政界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坦言,对于建设“汉港合作示范区”,中央将给予武汉多大的政策支持力度,目前尚不明朗。

在此背景下,“汉港合作示范区”的筹建,仅是一个政绩概念的炒作?还是中部地区一个有着实质性意义的“金融服务业试验田”,则有待观望。

筹建“汉港合作示范区”

在长江与汉水交汇处的西北夹角,是一大片宽窄不一的小巷。南来北往的货车和商贩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交织于此。这里便是汉正街——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这里一度是武汉这座江城“码头文化”的象征性符号。

随着武汉的旧城改造运动,位于汉口核心区域的汉正街将彻底告别旧有的小商品批发业态。按照武汉市的统一规划,未来的汉正街将建成一个集综合文化、旅游、商务为一体的综合服务业示范区。筹建中的“汉港合作服务业示范区”,亦计划落户于此。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早在今年4月,武汉市政府常务会就曾讨论通过汉港合作的模式,在汉正街地区建成汉港现代服务业合作示范区。而参考比照的对象,即是位于深圳的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

武汉欲建“中部前海”的消息一经披露,随即引起各方关注。但至今,武汉政府尚未对外公布汉港服务业示范区的规划细节。

92日,武汉市发改委服务业发展处工作人员对经济观察报透露,汉港现代服务业合作示范区并不是一个单独的规划方案,而是作为武汉城市圈“两型社会”发展规划的一个部分,上报给中央有关部门。

此前的20071214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准武汉城市圈为全国“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鼓励作为中部中心城市的武汉,在包括金融业等诸多高端服务业领域先行先试、大胆探索。

与此相关的另一个背景是,武汉市政府一直致力于将武汉建设成为中部金融中心。武汉大学区域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吴传清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认为,武汉市包括金融业在内的服务业升级需要注入“外生力量”,需要实施“引进来”的对外开发战略,积极集聚海内外高端资源要素。“‘服务业升级计划’就是要从品质、规模上提升武汉服务业水平。香港服务业占到经济总量的90%以上,武汉确实要好好向香港学习。”武汉市发改委副主任池少华坦言。

在前述8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池少华透露:“汉港服务业示范区”将重点引进香港金融机构、法律咨询等中介机构和会展企业等,并希望率先尝试人民币跨境业务、基金股权投资等,以及在香港律师执业等中介服务方面有所突破。

池少华提到,目前,“汉港服务业示范区”的设想已被写入了武汉城市圈“两型社会”发展规划,并得到了国家发改委的批复。未来将针对示范区功能进行细化并再次专题申报。

概念还是探索?

事实上,作为华中重镇的武汉与香港的合作素有渊源。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港资一直是武汉外商投资的最大来源。新世界、和记黄埔等香港巨头均在武汉市场耕耘多年。不止于此,长江二桥、天河机场等武汉大型公共工程,均有来自港资的支持。武汉与香港在经贸领域的长期合作关系,为双方在金融领域深层次的合作打下基础。

而在另一面,作为中部中心城市,武汉在中部区域的金融业的优势比较明显。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武汉地区共有各类金融机构154家,其中外资金融机构数居中部城市之首。此外,武汉拥有中部城市最多的上市公司规模和覆盖最全面的多层次资本市场。

“如果香港金融业想在内地寻找一个辐射中部区域的据点,武汉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认为,香港通过与武汉的合作,可以辐射中部并掌控西部,他说,“香港的经济资源引进中部,如果有内部腹地作为其经济基础,对于其经济发展也是非常有好处的。”

吴传清则认为,武汉市科教人才资源丰富,可以为服务业合作提供人力资本支撑。此外,武汉的制造业发达,对金融服务业需求大,可为香港金融服务业与武汉制造业融合发展提供广阔空间。

但事实上,相比较汉港金融业合作面临的优势与机遇,其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更大。与深圳前海相比,武汉在地域上远离香港,无论是人才流动还是交通便利方面,都不及前者。“深圳前海是深圳的一个新的发展新区,是香港的一个延伸,这个无法拿到武汉来做。”叶青直言。

不止于此,尽管在中部地区具有比较优势,但武汉金融业在整体规模上,与深圳差距明显。湖北省政府金融办副主任刘美频此前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坦言道:“武汉虽然建立了多个资本要素市场,但普遍规模较小,尽管有不少金融机构落户武汉,但其规划都是以省为单位进行设置,对区域的辐射力有限。”

更为关键的是,武汉是否能争取到类似前海较为开放性的国家政策,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前海的深港合作模式是中央在地方开放政策上的一个探索,而且获批时间不长。”武汉当地金融界人士分析,在前海模式尚未体现明显成效之前,中央短时间内再批复“示范区”的可能性不太大。吴传清也认为,“汉港服务业合作示范区”是武汉市服务业对外开放的发展构想,目前尚处于概念营造阶段,“不宜简单地沿袭‘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的概念、发展思路和政策设计,而应该走差异化发展之路,规避同质化竞争。”“除了中央批复的问题,还牵扯到湖北省政府或者武汉市政府与香港方面联系沟通的一个过程。”前述武汉市发改委服务业发展处工作人员直言,汉港服务示范区还处在探索阶段,具体优惠政策细节,还需要跟香港方面进一步沟通。

 

深圳前海合作区带来的示范效应,正开始向内地扩散。
上一篇:湖北一企业背靠政府 4年资产从32亿到1000亿 下一篇:两高司法解释厘清网络言论法律边界

相关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