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玩家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重庆:公共项目投融资平台在争议中前行-大玩家网站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1日    阅读次数:2010      
分享到:

重庆:公共项目投融资平台在争议中前行

2011年05月11日 09:13 经济参考报参考:

  通过重组和新建等方式,重庆市高调组建了八个大型的国有建设性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八大投”),包括重庆市城投集团、重庆地产集团、重庆市水务集团、重庆市水利投资有限公司、重庆市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重庆市高等级公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重庆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和重庆渝富公司。

  这八大投资集团由政府拥有,授权经营,通过市场化方式运作,成为重庆基础设施 、城市建设等公共领域重大项目的重要投融资平台。

  不可否认,重庆市的“八大投”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一些重大公益性建设项目提供了资金支撑。但随着“八大投”的不断发展与壮大,质疑之声也越来越多。这些投融资平台都是以土地作为发展基础,政府如何摆脱土地依赖?城市投融资平台的风险如何防控?国有企业不断做大做强,是否会挤压民营企业的发展空间?

  带着这些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八大投”以及重庆市政府有关人士。

  投融资平台风险如何防控?

  目前,一些地方政府的投融资平台存在负债过高的风险,重庆的“八大投”运营风险可控吗?

  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专栏)表示,为了保证“八大投”的正常运转和可持续发展,重庆市要求“八大投”在经营管理中做到“三个平衡”,设置了三道“防火墙”。

  黄奇帆介绍,“八大投”在投资经营,每年要消耗大量资金,这些资金必须做到“三个平衡”:一是净资产 与 负 债 的 平 衡 , 资 产 负 债 率 在50%到60%。如果负债率过高,就会有泡沫,丧失信用。二是现金流要平衡。八大集团每年要承担近400亿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另外还要还本付息,两项相加每年有五六百亿元的支出。当然,各种投入也会有收入,高速公路收费、城市路桥的收费等,收入来源和融资资金、投资支出最后要现金流平衡。三是投入与产出或投入与资金来源要平衡。

  为了防范金融风险,重庆市政府构建风险“防火墙”,要求“八大投”必须做到“三个不”。第一,重庆市财政不直接为八大投资集团融资担保。比如“八大投”要借100亿元,重庆政府出张空头支票担保一下,那么“八大投”的风险全部变成了重庆政府的债务,现在重庆政府一般不为“八大投”担保,“八大投”之所以能在市场上融资,是因为它们自己的资本金和收入,以及各方面的平衡能够有这个信用去借到300亿元、500亿元的钱,而不是靠政府的一纸担保来融资的。

  第二,八大投资集团之间互相不能担保。因为互相一担保,会掩盖矛盾,某个集团的情况很好,就会为别的集团做担保,等到一个集团出事,把八个集团都拉下水,这种“多米诺骨牌”效应要防范。哪个集团动不了了,政府高度关注,可以为哪个集团做平衡,把矛盾消解,不要等到几个集团一起下水了,才事后来解决问题。

  第三,因为投资集团中有些资金是中央给某些方面的专项资金,不能违反财务规定,在一个集团内,哪怕这个资金放在账上还有余,暂时还用不了,而别的项目可能资金很紧,但不能交叉混用。

  如何避免患上“土地依赖症”?

  近年来,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政府的重要财源,一些地方政府严重依赖“土地财政”。为了增加财政收入,一些地方政府热衷于在土地上做文章,以地生财。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重庆“八大投”很重要的一个资金来源是和土地储备有关系的,成为“八大投”的优质资产,成为获得银行贷款和市场融资的重要砝码。

  不过,重庆的土地储备却不是简单地卖地,不是简单依赖土地出让金的收入,而是通过组建国有公司的市场化运作,合理、高效、可持续的利用土地资源。

  从2002年以后,重庆市政府出台了土地储备的相关条规,建立土地储备机构,专门推动土地储备。这个土地储备机构起到了“一个龙头放水、一个池子蓄水”的作用,对土地市场的规范管理是有很多好处的,同时也提高了政府调控能力。重庆市政府通过赋予“八大投”土地储备职能,建立了土地供给的“蓄水池”。

  而几年前,重庆主城区的许多土地掌握在开发商的手里,一些开发商囤积土地不开发,政府搞一些公益性项目建设,还要从开发商手里买地。

  重庆市国资委主任崔坚表示,要想实现“八大投”可持续运转,必须做好土地储备的“两个循环”。

  从2002年以后,重庆市政府出台了土地储备的相关条规,建立土地储备机构,专门推动土地储备。这个土地储备机构起到了“一个池子蓄水、一个龙头放水”的作用,对土地市场的规范管理有很多好处,特别是在集团内部有“两个循环”。

  第一个循环是资金链上的循环,就是说,假如城投公司有10000亩土地,规划上让他储备了,他拿出部分资金,完成规划红线内的这些亩土地征地动迁、产权过户,使它成为信用资产,可以在银行抵押贷款。一亩地如果抵押了50万元,那么10000亩地就是50亿元,城投拿了这50亿元可以用于基础设施建设。这是一个循环,从储备到融资都搞项目。

  第二个循环,土地储备了以后,要投入、开发,“七通一平”,然后把这个土地通过市场转让给房地产开发商。这是一个土地升值的过程,也许你50万元一亩的地,转让的时候200万元一亩了,这就有一个额外的收入。这个收入,部分土地出让金要转给区县政府和市政府,部分资金用来抵扣基础设施中的各种投资,那么,转让土地以后的收入用来还银行,最终把银行的账平了。第一个循环是跟银行借钱,第二个循环是把银行的钱还了,这样就形成了良性循环。

  国企做大会否导致与民争利?

  “八大投”涉及土地、交通旅游、水务、水利、金融等行业,体量大,在行业中占据垄断地位,民营资本难以介入,国企做大是否在“与民争利”?这是记者在采访中听到的另外一种疑问。

  对此,崔坚说,做大做强国有企业“蛋糕”,绝不是“与民争利”,抑制民营经济发展;相反,重庆国企在加速“奔跑”中,注重与民营经济的互动发展,在一些投资风险大、回报率低领域先投先试,并且支持非公企业入股和参与国企改革,形成“国民同进”的发展新机制。

  “融资难”一直是困扰许多中小民营企业发展的问题。重庆市探索由地方国有金融企业和以国资主导建立担保公司、租赁公司,有效解决了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2006年9月,重庆渝富公司出资,引入国家开发银行、长江三峡总公司,经国家发改委批准组建了市级政策性金融担保公司———重庆市三峡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以服务库区产业发展为宗旨,坚持政策性目标,实行市场化运作,较好地服务了三峡库区产业发展。目前三峡担保集团已为三峡库区和中小企业提供担保贷款325亿元。

  2010年,重庆市在全国率先提出大力培育发展微型企业,即雇工(含投资者)在20人以下、创业者投资金额10万元及以下的中小企业,以此带动全社会创业和就业。这些微型企业主要是个体私营企业。为此,重庆市专门制订出台了微型企业创业扶持管理办法,予以空前的财税支持,即“投资者出一点、财政补一点 、 税 收 返 一 点 、 金 融 机 构 贷 一点”,今后两年半将发展6万户微型企业,新增30万就业岗位。

  崔坚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从今年起,重庆市国资将按照市政府的要求,连续五年每年上缴财政1亿元,专项用于支持微型企业发展。

  “国企作为‘探路者’,在市场风险大的经济领域,实现了国有集团先投先试。”崔坚说,在位于两江新区的江北嘴,政府组建江北嘴公司;在笔记本电脑基地- -西永微电子园,组建了西永微电子园公司,充当了扩大开放,发展金融业和高新产业的重要平台。

  崔坚介绍,“八大投”在生产经营过程中,不是到处撒网或干预市场,而是严格出现在三大应该出现的领域:一是在关系国家经济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战略性领域,需要有国有建设性投资集团发挥主导、支柱、基础作用的地方;二是在市场信号缺损、市场机制尚不能完全发挥作用的领域,如城市基础设施、公共设施领域的瓶颈项目,民营、外资一时不会来投资,而社会却迫切需要解决问题,政府手中有了这些投资集团,就可以主动出击;三是,在地方政府既不能搞财政赤字、又不能直接担保举债搞项目的情况下,为了按市场化方法融资,平衡政府公共项目建设,也需要这类建设性投资集团作为融资工具。

  目前,重庆市已形成“国民共进”的发展新机制。直辖时,重庆非公有经济占g d p约26%,到去年比重已上升到60%。国有企业非公权益比重已达40%,有8675个非公企业与国有企业形成产业链服务关系。

  崔坚说,国有集团整体上市目标实现后,按平均3倍市净率计算,非公企业(占股40%)将因此获得4000亿元以上股权增值收益。

上一篇:央视调查称超市进场费推高产品零售价近3倍 下一篇:人民日报质疑:a股制度不合理

相关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