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大玩家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狂人”兰世立寄望旧案重审翻身 或再进航空业-大玩家网站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1日    阅读次数:1576      
分享到:

 
 
 
大楚图库(new)解放网-新闻晨报杨育才2014-02-21  仕科旸武汉律师事务所
 
1990年,湖北省公务员;1991年,下海经商;2003年,湖北首富;2009年,入狱;2011年,狱中举报副市长六宗罪;2013年,重获自由身。在过去的20多年里,兰世立的人生跌宕起伏。出狱并沉寂半载后,兰世立借助司法途径,梦想夺回数十亿资产,重振东星。

兰世立的梦想并非完全虚妄。与他所追讨的两处核心资产相关的案件,先后被湖北省高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发回重审。这两处资产的总价值高达40多亿元,被兰世立视为重振东星的资产基石。

其中东星起诉融众集团的东盛地产案,原定于2月19日上午在湖北省高院开庭。但在开庭前一天的下午,湖北省高院却通知诉辩双方延期开庭。18、19日,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东星集团总裁兰世立先后召开新闻发布会。这持续了多年的两个商人和一位前官员之间的恩怨,依旧持续、依旧模糊。

被发回重审的“铁案”

东盛案所涉及的资产,是位于武汉市洪山区珞喻路上的光谷国际广场,这里如今已发展成武汉最为繁华的地段之一。这块地产,在2008年7月之前,还是属于兰世立和东星集团的资产。

2007年年底,成立刚刚两年多的东星航空,连续遭遇航油价格上涨、亚洲金融危机、南方雪灾、汶川地震等冲击,资金一度陷入困境。为解东星航空的燃眉之急,在时任武汉市副市长袁善腊的介绍下,兰世立向融众集团借款1000万元,后者通过旗下三家公司分别收取利息、服务费和担保费。4个月后,三项费用合计高达680万元。

2008年4月,为获得更多融资,兰世立和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签订《委托经营合同》,将东盛地产委托融众旗下管理公司经营。2008年7月7日,兰世立为挽救东星航空,向融众借款和利息已高达1.54亿,无力归还。随后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3.15亿买断东盛房产100%股权。根据合同条款,融众需要分六次共计支付东星3.15亿元借款。

但东盛股权并不是直接转给谢小青,而是谢小青指定的两个自然人李军和杨嫚。7月24日,融众变更了东盛公司的登记法定代表和股权。在支付给东星集团8550万元之后,融众不再继续支付。融众方面认为,自己为东盛偿还了共计2.295亿元的债务,加上已支付的8550万元,无需再支付任何价款。

兰世立认为,股权转让为虚,实质是以东盛房产为抵押的民间借款。“按照2008年的价格,东盛房地产就已经值16个亿,怎么可能3个亿就卖了呢?即便真有两三个亿的债务,剔除后也还值13个亿。结果他(谢小青)用8550万元,就骗走了我十几个亿的资产。”

2009年6月,兰世立和东星集团将李军、杨嫚以及融众集团告上法庭。2012年5月,湖北省高院一审判决股权转让有效,兰世立和东星集团败诉。兰世立和东星集团随后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当时的兰世立,已被武汉市中院以逃避追缴欠税罪判刑四年,2013年8月提前出狱。就在他出狱前夕,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湖北高院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要求撤销原判,发回重审。这一裁定,被兰世立认为出狱后收到的“最好礼物”。

2月18日下午,武汉市原副市长袁善腊就此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东盛地产股权纠纷案的证据都是铁证,案件是铁案,他相信重审将维持原判。

重审延期,双方各举新证

重审延期,双方未能在法庭上当面质证,但通过媒体进行的舆论战却火药味更浓。18日下午,兰世立继续接受各家媒体记者轮流专访,谢小青和袁善腊也各自召开新闻发布会。19日上午,兰世立及其代理律师陈有西也举行新闻发布会,向媒体陈述案情。

在19日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兰世立代理律师陈有西透露,18日下午,诉辩双方都向湖北省高院申请变更了诉讼请求,并提交了新证据,进行了证据交换。东星方面并未申请延期开庭,省高院有权做出延期重审的决定,这可以理解。兰世立则认为,湖北省高院延期重审,应该也跟媒体蜂拥而来带来的压力有关。

兰世立还向媒体提供了三份新证据,以证明股权转让为虚,仅仅是作为民间高利贷借款的合法“外衣”存在,实质上应该是以委托经营权作为抵押进行的借款合同。

早在2013年6月,东星方面曾向湖北省工商局举报,称东盛公司2008年7月法人股权变更的工商文件中,《股东会变更决议》、《出资转让协议》上的兰世立签名及湖北东星集团有限公司的印章皆系伪造,要求进行鉴定。

2014年1月18日下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出示了一份由武汉市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通知书显示,东盛公司2008年7月法人股权变更的工商文件中“兰世立”签名(3个检材),与其他鉴定的20个样本中“兰世立”签名字迹系同一人所写。谢小青据此指责东星方面凭空捏造。

对此,兰世立在发布会上回应说,首先东星并未向武汉市公安局提出鉴定申请;其次,东星认为伪造签名的是《出资转让协议》。“打个比方说,要鉴定的是这部手机,他给出的却是杯子的报告。”

兰世立代理律师陈有西还认为,对于民事诉讼案,公安局不具备对外鉴定资格。令他感到不解的是,鉴定书上有“此联交犯罪嫌疑人”的字样,“公安局将这份签名鉴定书只送达给犯罪嫌疑人谢小青,却没有给举报人兰世立。这样办案,公安局是什么立场?”陈有西透露,目前东星方面正在申请司法部门有鉴定资格的机构对伪造签名和印章一事进行鉴定。

兰世立出示的另一份新证据,则是一份融众集团写给时任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的报告,落款时间为2009年10月20日。其中称融众集团自2008年6月30日起对东盛光谷项目进行“全面托管、封闭运作”。“过了一年,他(谢小青)自己仍然说是托管,正好佐证了所谓股权转让只是一个虚假的交易。这份证据,是前两天有人连夜提供给我们的。”

[突发事件]

东星发布会多次断电

东星集团的新闻发布会,无论是会前联系场地还是发布会期间,都遭遇多次“意外”断电。2月19日一大早,许多记者按照此前短信通知的时间地点,赶到武汉恒升酒店,结果却不得不在酒店大堂等候,还被酒店方面告知,会场正停电检修,原先的发布会场地预订已经取消。

兰世立不得不临时更改地点,通知数十家媒体的记者赶往相距不远的洪广大酒店。直到9点50分左右,发布会方才开始。10点15分,当兰世立的代理律师陈有西正在向记者介绍案情时,会议室内的灯光突然熄灭,话筒和音箱也瞬间没有了声音。会议室外的走廊里,灯光却一直亮着。兰世立哈哈哈笑了起来,“就是今天把我赶到大街上去,我同样可以说话,也同样有人会听。”

没有一个记者退席,陈有西继续着。为方便拍摄,东星的工作人员拉开了窗帘,发布会继续进行。会议室内的灯光亮起又熄灭了好几次。随后,一名酒店服务员带着电工师傅进入会场,当着所有记者的面,将兰世立和律师们面前已经不能发声话筒全部收走。

临近中午12点,兰世立意犹未尽,但酒店工作人员通知他,会场租用时间将到,并且不能延长时间,发布会结束。

[未来看点]

东星航空案或被重新提及

兰世立目前正在奔忙的东盛地产案,只东星商业帝国鼎盛时期的一部分,其余还包括东星旅游以及东星航空。其中的东星航空已经于2009年3月14日被停飞,随后被强制破产清算,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首家破产的民营航空公司。正是为了挽救当时陷入资金困境的东星航空,兰世立才铤而走险,将东盛房产以股权转让的形式向融众借款,却未曾想到最终的结局是“鸡飞蛋打两头空”。

目前,东星集团唯一剩下的资产就是东星旅游,主要是湖北钟祥风景名胜旅游有限公司。据兰剑敏告诉记者,2003年,东星集团与湖北钟祥市旅游投资开发公司,得到部分景区40年的经营权。2011年,在东星集团经历航空破产、兰世立入狱等一系列风波后,对方单方面要求解除合同。但东星已在景区投入大量资金,资产保守估值为十亿元。东星集团随后以违约为由,将钟祥旅游投资开发公司诉至法庭。一审裁决东星集团败诉。

接到东星上诉之后,湖北省高院要求发回重审。2014年1月22日,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重审,但至今还未宣判。

根据兰剑敏的估算,东盛案和钟祥案涉及资产价值已经超过40亿,如果两案件重审胜诉,东星将在这40亿元的基础上东山再起。

如今钟祥案和东盛案相继被发回重审,那么对于最钟爱的东星航空,兰世立是否也会争取翻案呢?对此,兰世立只是表示,目前将全力以赴地争取打赢东盛地产案,至于此前的其他案子,会一步步来,“一切皆有可能啊。”

上一篇:仕科旸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为武汉某企业引入风险投资提供法律服务 下一篇:关于举办新三板扩容、挂牌上市、做市商操作、股权融资暨场外市场(新四板)挂牌专题讲座的通知

相关人员